恳请学习长沙:公寓落户是控制房价的好办法。

时间:2019-09-11 15:34       来源: 未知

  长沙公寓落户,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说得高级一些:这是国家住房制度顶层设计在地方上的一种有益探索。

  前几天,长沙市公安局在「市长信箱」上回复公众关切,大意是:只要你有公寓的购房合同或产权证,也能全家落户长沙。

  我们来对比一下此次官方回复与一年多前的长沙市公安局文件的异同之处。2018 年 7 月,长沙市公安局出了一份放松落户的文件(长公通〔2018〕43 号),该文件第三条是这么写的——

  在我市通过购买、受赠、继承、自建、单位分配等途径,拥有了住宅、商业用房、商住两用房或办公用房合法所有权的,实行「一房一户」落户,可以将本人户口迁入我市房屋所在地城镇地区。

  在我市通过购买、受赠、继承等途径,拥有了公寓房合法所有权的人员,凭我市房屋产权管理部门发放的房屋产权证或者已经在房产管理部门登记备案的购房合同,可以申请将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子女、父母户口迁入我市房屋所在地城镇。

  直接之处在于:直接点出了「公寓房」,直接说了有购房合同就能落户(期房的产权证要等交房之后才能办),直接说了不仅本人可以落户,而且全家都能落户。这一切,是一年前那份文件所没有直接提及的。

  很多城市都在打击公寓,为什么长沙的放松尺度反而这么大?我们的判断是:在现行制度下,长沙的做法,无疑更正确,更有担当,更有利于稳住房价(主要是稳住住宅价格)。

  为了追求表面的「政治正确」,很多城市都在打击公寓。前段时间,央视点名批评报道了佛山万科的公寓项目之后,很多城市又开始了收紧对公寓的监查(运动式的收紧)——他们认为央视是一种信号,他们认为央视不会无缘无故地做批评报道,他们认为央视是一种国家意志的体现。

  长沙是反其道而行之,反而给予公寓落户的权利。从降低落户门槛的角度来看,当然应该。从尊重事实的角度看,也是应该的:公寓已经大量存在,并且已经成为住宅的有益补充——给予公寓落户的权利,符合最高领袖关于「城市是人民的」这一论断。

  从苏联继承而来的中国城市规划理论,其中一个重要逻辑是「重商轻住」,或者说「抑住扬商」,这就造成了商办过剩,这就滋生了公寓这种处在法规灰色地带的「类住宅」产品。住宅紧缺,商办过剩,这使得公寓成为了住宅的有益补充(市场意义上的有益补充),公寓是住宅价格高企的缓冲器。

  所以,相比那些只追求表面「政治正确」的城市,长沙当然是更有担当。而且,更重要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如果决策层出于各种原因与压力而不得不控制住宅价格,那么建立良性的「住宅/公寓二元机制」,或许是一个解决方案。

  什么叫「住宅/公寓二元机制」?简单说,就是把公寓价格交给市场,把住宅价格捏在政府手中。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长沙最贵的一批住宅,均价差不多是 2.5 万元/平米;但长沙最贵的公寓,则是约 5 万元/平米。这在其它城市极其少见。

  长沙最贵的那个公寓项目,户型面积超大,450 平米起步,900 平米和 1350 平米都是主力。楼盘档次远超长沙所有住宅产品。一经推出,销售火爆——动辄几千万的总价,当然是富人群体买单。

  本来,更理想的模型应该是这样:政府为保障房托底,让所有市民住有所居;同时把商品房交给市场,自由定价。但由于保障房的历史欠账,这个理想模型暂时难以落地实施;所以取代方案是:政府只要控制住宅价格,让富人、投资者以及更愿意接受市场洗礼的年轻人,按市场逻辑去买公寓,各得其所。

  但是,这种「二元机制」需要警惕一点:不能变成「二元对立」。这就需要打通公寓与住宅的一个壁垒:能不能落户。

  这样,能落户的公寓,才能成为完整意义上的居住替代品。这才能算是良性的「住宅/公寓二元机制」:公寓这种「类住宅」产品好歹也是能落户、也能解决小孩就学问题的,它是住宅(半市场机制的商品)的市场机制替代品。

  这样,才能让一部分主动或被动地放弃紧缺的住宅,选择供应充裕的公寓。这样,「住宅/公寓二元机制」才能真正成立。

  所以,我们有这样的结论:长沙勇于给予公寓落户的权利,是国家住房制度顶层设计在地方上的一种有益探索。

  所以,为了追求表面的「政治正确」而去打击公寓,是给楼市调控平增压力:对于控制住宅价格上涨,没有好处。

  对于长沙公寓能落户这件事,市面上有这种感叹:长沙公寓居然可以落户了?这是松绑了吗?我们的看法是:长沙这么做,不是松绑楼市调控,这是助力楼市调控。